晓城九夜

全职深度中毒,脑洞片不能停。
写手画手养成中,文废画废不放弃。
韩叶/双花/林方/卢刘/黄喻/叶黄/小乔厨
萌张副但韩张是雷点,不吃伞修叶蓝
剑三:唐花、毛毛雨/无限恐怖:郑楚
盗墓笔记:瓶邪/古董局中局:药许
逗比一个欢迎勾搭拒绝调戏!

《另类陪伴》【全职高手同人/韩叶/18R】

其实就是一篇OOC、雷的rou

欠了好多债这是其中欠韩叶群小伙伴儿们的一篇_(:з」∠)_

我真的不会写rou

所以……慎入!!慎入!!慎入!!!

总之大家凑合看吧QWQ

PS:如果和谐了我就去研究研究不老歌_(:з」∠)_



《另类陪伴》

韩文清回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十点。

第九赛季结束,决赛惜败轮回的霸图几乎是在第二天就开始了第十赛季的准备。平日呆在自己公寓里在网游中忙得不亦乐乎的韩大队长难得夜里出一次门。

想到这里!

韩文清打开玄关的灯,看一眼地板上那双明显随便一脱就放那里没管的不知道多久没刷的鞋子。

想!到!这!里!

韩文清就不得不想起叫自己出门的那通电话,也就不得不想起打电话的那个人!

“叶!修!”这俩字韩文清喊的有那么点儿咬牙切齿的意思,不为别的,单就为这货来的突然,害的自己抢完BOSS急匆匆走出门赶在楼下便利店没关门之前把某些必要用品买了,比如牙刷,比如毛巾。

如果叶修在看到了上一段文字,一定会补上两句,“再比如套X,和润滑X,别以为我不知道老韩你在想什么,都写你脸上了,字太多把肤色都染黑一层,难怪你钱包收的那么轻松!看你这脸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弹幕太厚全糊你脸上了。”

当然此时的叶修没有机会说这些话,韩文清进门的时候他还在浴室里,穿着大一号的拖鞋啪嗒啪嗒走到架子边眯着眼摸沐浴乳,又扶着墙走回喷头下开始往身上各处抹瓶子里的白色液体。

韩文清一打开浴室门就看到一整个光洁的背,白色的泡沫被水冲着从肩滑道背再滑到臀,臀沟里存着的一些泡沫被主人一把抹去,而抹泡沫的人则仰起头,用另一只手把头发梳到脑后,水沿着下巴尖儿一路滑到喉结,终于落下。

“回来了?”叶修说道,微微偏了偏身子,指指一旁正在运转的洗衣机,开始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一来就往浴室跑:“下了出租车被一喝醉酒的路人吐了一身。”

韩文清皱皱眉,“你就不会躲?”

叶修苦笑一声,“我当时扶着他呢,谁能料到吐成这样!”

韩文清看着叶修苦着一张脸,彻底没了脾气,从袋子里掏出毛巾放到一边,“凑合用吧,以前你那条旧叫张佳乐养的猫撕了。”

“啧,张佳乐跟我有什么仇什么怨啊,养的猫还撕我毛巾。”

韩文清看他一眼,“你说呢?”

“呃……”叶修揉揉湿漉漉的头发,淡定转移话题,“话说你不一起洗?一身汗,不难受?”

韩文清闻言摸了一把后腰,一手水,这几天Q市闷得要命,不动都一身汗,更何况他还几乎是一路小跑。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矫情什么的更是一早就不存在——你指望叶修跟你矫情?那你还不如指望黄少天哪天话变少了或者莫凡忽然变得活泼健谈。

把几乎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来放到一边,韩文清光着上身先去卧室找出两条干净的内裤,然后脱光衣服走到喷头下,痛快地抹了一把头发。洗干净的叶修扯过毛巾胡乱擦着身上的水。

“你腰怎么了?”韩文清忽然抓住叶修的胳膊往上抬了抬,好看清叶修腰侧那块淤青。

叶修低头看了看,“啧,酒醉那人骑着自行车呢,一下撞过来了,我没来得及躲,幢腰上了。”说完用毛巾擦了擦头发,补了一句,“幸好没伤到手。”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而且就一块青,伤得不重,几天就能好。可韩文清却直接关了水,快速擦开身体拖着叶修回到卧室。

“干嘛干嘛!头发还滴着水不怕弄湿床单啊!”叶修一屁股跌坐在床上,头上顶着一个要掉不掉的毛巾,内裤没穿好屁股露了一小半儿在外头,正被人努力“修正”中。

“躺下!”

叶修知道韩文清想做的是什么,但还是忍不住嘴欠一句:“你也太急了吧老韩?”

韩文清哼一声,转头就看见叶修果然已经趴好,“你的嘴就不能消停会?”

“考虑考虑!”

屋子里的空调被调到26度,两个人就穿着一条内裤也不觉得冷。韩文清的手掌宽厚,抹了药膏的掌心搓热后贴在腰上熨帖舒服的要命,就是伤处被触碰还是会觉得疼痛,叶修呲牙咧嘴倒吸着凉气,时不时蹦出来句“哎呦老韩你手劲儿轻点儿这是要找我报仇呢下手这么狠?”

“找你报仇?”韩文清的手没停,“那要报到什么时候?”

“啧啧!男子汉大丈夫这么记仇可不——嘶——疼疼疼!”

这下可能真的按得狠了,叶修疼得半个身都僵住,憋了一口气直到痛劲儿过去才如释重负般呼了出来。

“好了。”韩文清放下药膏,“以后小心点!”

“这话你别跟我说啊!”叶修拉过被子盖住腰,“是他撞的我!那么快,我躲得及吗?又不是在荣耀里!”

韩文清把药膏放到一边柜子上,岔开了话题,“你怎么来了?”

“什么叫做‘你怎么来了’,听你这话像是不太欢迎我?”叶修坐了起来,往韩文清那里靠了靠,再开口时的声音很轻,“有烟吗?”

韩文清从印有便利商店标识的袋子里掏出一包,丢了过去,打火机在哪里叶修知道不用他去找。片刻后叶修吐出一口烟,坐在床沿上微弯了脊背,显得有些疲累,然后他伸长胳膊弹了弹烟灰。

“你就不想问我点儿什么?”

韩文清把视线从叶修身上收回,跟他一起望着墙面,“不需要。”

叶修弹烟灰的手停顿了一下,半响嘴角一勾,收回手的时候顺势吻了过去。

 

人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是他跟韩文清之间仿佛连陪伴都没有,除了一整个常规赛赛季中比赛时候要见的两次,全明星要见的一次之外,就算是把季后赛都算上去,也不见得能见面十次以上,平日里电话几乎没有更不用提他们中的一个是个不用手机的货,QQ啥的也不经常联系。

算来算去,两个人竟然是在网游里见面最多,往往都是几句话之后直奔竞技场打个你死我活,然后在嘴炮结束后中互道再见。

但就是这样,他俩偏就在一起了,而且一晃就是这么多年。

对于他俩之间的默契很多人理解为“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对手”,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说,这种以几何倍数增长起来的默契来的也叫他们觉得莫名,甚至于,对方再微小的习惯在他们眼里也会被放大无数倍,成为一方能够轻而易举在一堆人中找出另一方的依据。

这种了解反倒让他们见面时的话不多。

但是这一次有些不同,毕竟叶修忽然退役之前连招呼都没跟韩文清打,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也没跟韩文清联系。韩文清当然知道叶修不可能就这样跟荣耀说拜拜,但是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不过现在,这个人从网游里拉起一支队伍杀到了职业联盟,韩文清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觉得,很好,这个总是跟自己在荣耀里杀得天昏地暗的人终于又回来了。

所以韩文清面对叶修“你就不想问我点儿什么”的提问只回答了一句“不需要”。

他只要确认叶修可以继续跟自己在荣耀里“作对”就足够,只是有的时候,对于叶修无论什么事情都自己一肩扛起的做法颇为生气。

韩文清的回答叶修自然也明白。

真要说起来,叶修跟懦弱脆弱之类的词绝对沾不上边,那是个脸比城墙厚心比钻石坚的货,意志力强韧得好比钢丝,在某些方面跟韩文清都有的一拼,认准了什么事情头也不回一路走到底。

但是意志力强韧的人并非不会觉得累,正如坚强的人并非不会觉得疼痛一样,叶修自然不会矫情到“需要一个人的肩膀靠靠”之类的,只要心底里知道总有那么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无条件的信赖、绝对的了解,就已经觉得足够。

正如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韩文清只说了一句“不需要”,言外之意是:我都懂。叶修是个行动派,许多事情他都只做不说,被泼了脏水也只会用实力回敬过去,所以韩文清的这份理解和了解就越发显得弥足珍贵。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句话的杀伤力对于叶修而言不亚于“放心,我在”。

三个字,一句话,暖进肺腑。



评论 ( 11 )
热度 ( 145 )
 

© 晓城九夜 | Powered by LOFTER